拜登下令全美「降半旗」哀悼新冠亡者!論美降半旗歷史

a1229609e87144d291010b25913f2fbf.jpeg

【新冠死亡人數超100萬,白宮最新公告:拜登下令全美降半旗至5月16日日落】

白宮官方網站5月12日最新發佈「紀念100萬美國人死於新冠病毒的公告」。公告中稱,拜登已下令,美國及其屬地上所有懸掛美國國旗的地方應降半旗,直至5月16日日落。

截圖 2022-05-13 上午10.42.07.png

拜登在公告中稱,「為紀念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喪生的100萬美國人,以及為了他們的親人,根據美國憲法和法律賦予我的權力,我在此下令,懸掛在白宮、所有公共建築和場地、所有軍事哨所和海軍基地,以及哥倫比亞特區聯邦政府所有海軍艦艇、整個美國及其領土和屬地上的美國國旗,應全部降半旗,直至2022年5月16日日落。我還指示,在同一期間,懸掛在所有美國大使館、公館、領事辦公室和其他海外設施,包括所有軍事設施和海軍艦艇和車站的美國國旗,都應降半旗。」

此前不久,白宮官網12日凌晨發佈消息稱,美國總統拜登就美國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數達到100萬發表聲明。拜登在聲明中稱,「今天,我們紀念一個悲劇性的里程碑:100萬美國人死於新冠病毒。餐桌周圍有一百萬張空椅子。每一個生命都是不可替代的損失。每個人身後都留下了一個家庭、一個社區,一個國家因為這場大流行病而永遠改變了。吉爾和我為他們每個人祈禱。對於那些悲傷的人,那些在問自己沒有他將如何生活,或者沒有她要怎麼辦的人,我理解。我知道你們心中那個黑洞有多痛。這是無情的。但我也知道你所愛的人從未真正離開。他們將永遠與你們同在。」

「降半旗致哀」是國際通用表達哀悼的慣例,始於1912年的英國,當時一位在執行搜尋任務的船長被殺害為由來,後來變成國際通用禮節。

時間回到2022年,沒錯,美國又降半旗了。為什麼說「又」呢?先回顧一下2021年1月20日,拜登就任第46任美國總統,後來同年5月26日,當天在加州聖何塞發生的重大槍擊案,美國總統拜登就當日下令全美降半旗向受害者致哀。

拜登就職以來,僅僅是透過他之手親自簽發的降半旗命令,已經達到8次之多,而時間才過了5個月,與此形成對比的事實是,2020年全年經總統簽發的降半旗命令,只有6次。假如國旗有思想,美國星條旗絕不會想到,自己竟然連升到旗杆頂,都變得如此艱難。

要知道,在美國,降半旗並不只是總統的特有權力,而是50個州的州長也有權在各自所管轄的政府部門下令降半旗。綜合《美國法典》等相關美國法律,現在的美國,已基本上已實現一年365天裡,總有地方在降半旗。

如果只是傳統紀念行為或天災導致,那麼這些半旗降得有意義有價值。但殘酷的現實是,最近幾年來的美國降半旗,幾乎都是——巨大的人禍。

779cc847593f4cc4a8f861c8fe8b8115.jpeg

混亂的美國降半旗歷史

前面提到,「降半旗致哀」是國際通用表達哀悼的慣例,國旗是一個國家的象徵,所以降半旗是一種國家行為,代表國家性致哀。

因美國的起源和擴張是一段較為漫長的歷史,因此美國降半旗的演變歷程也較為複雜。

與一般人對美國法治和規則意識的過高幻想不同,美國自立國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對於降半旗這種明顯的國家行為,並沒有什麼法律規定。

那個時候降半旗,各州以及州機構、聯邦以及各個聯邦機構,想怎麼降就怎麼降,想為了啥降就可以降。諸如為了州長夫人去世之類的降半旗,已是家常便飯。

就這樣,對國家和國家行為邊界模糊的美國,就這樣懵懵懂懂地走到了1952年,一位牛人當上了美國總統,他的名字叫德懷特·艾森豪。

Dwight_D._Eisenhower,_official_photo_portrait,_May_29,_1959.jpg

對,就是那個策劃組織了諾曼第登陸、徹底扭轉二戰歐洲戰局的五星上將艾森豪。

ba0a760cd14044988e180d3aaeae6c3e.jpeg

任性的將軍總統要長達30天降半旗致哀盟友

畢業於西點軍校的艾森豪也算是一個性情中人,在他走馬上任第二年也就是1953年,當時的美國首席大法官弗雷德·文森(Frederick Moore Vinson)去世了,這位將軍總統決意要給這位司法不出名、從政倒是一把好手的首席大法官降半旗致哀。

要降就降唄,反正那時候的美國國旗,也是差不多隔三差五就得降下來。

但是,這位疆場馳騁慣了的將軍總統,對這次致哀降半旗的時間,提出了一個讓人瞠目結舌的要求——降半旗一個月。

也意味著美國有長達30天的時間,不僅全國各地的旗杆上都看不到升滿旗的星條旗,連駐外使領館、乃至全球各地的軍艦上,都只能看到辦耷拉著的星條旗。

這時平時大腹便便的議員們上場了,紛紛表示這麼長的降半旗實在是太不合規矩,容易搞得全地球人都以為美國出了啥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件。

但艾森豪是誰啊?他可是指揮過北非登陸戰役、西西里島登陸戰役、諾曼第登陸戰役的戰場殺神,說誇張點,美國整個二戰勝利都有賴於這位五星上將。

eb591dd1a2c04ea882a471e1d7e80e31.jpeg

基本沒有升滿旗機會的星條旗

「不合規矩?那我就給你創造規矩!」於是,挾二戰英雄餘威和總統勝選餘威的艾森豪,簽署了第3044號公告,將他有關降半旗的個人想法,隨後變成了事實上的法律:

●哀悼總統和前總統降半旗30天。
●副總統、首席法官和眾議院院長10天。
●為法官、現任內閣成員以及陸軍部長、海軍部長和空軍部長降半旗持續至葬禮。

不僅如此,這位將軍總統還給留了一個巨大的尾巴,那就是若其他官員、前官員或外國要人去世,美國國旗將依照總統令降半旗。

各位看出來沒有?

若是按照艾森豪這種對致哀人群幾乎無限擴大,在致哀日期又加碼翻番的情況下,美國國旗基本上就沒有再升起滿旗的機會了。

8fa3e1e75042444a9ff38d2d187de88a.jpeg

為擠出降半旗時間,美國陣亡將士紀念日只降半天旗

事到如今,美國降半旗致哀看似已走入死胡同——一年365天,還不夠國旗降半旗的時間。

那怎辦呢?

要不說美國就是精英治國的典範嘛!有鑑於此,美國執政者想出的破解之道,就是拼命壓縮今後美國降半旗致哀的時間長度。

怎麼壓縮?

最開始,只是將這種降半旗儀式壓縮到一天時間。但是很快發現,就算是降半旗一天也時間不夠用了。於是,就出現了降半旗只持續半天的奇景。例如,美國著名的陣亡將士紀念日,也就只降半旗到中午。

也不知道,那些為保衛美國而英勇犧牲的士兵們,在天國看到紀念自己的降半旗只持續半天時間,甚至比不上某位「大人物」或者「大人物妻子」的規格時,內心作何感受。

9212ceca9ded418ca4f40dab2f1fd2ef.jpeg

奇特的「美國式降半旗共享」

到了新世紀,美國人越來越發現,自己的國旗降半旗越來越頻繁,有時候甚至都不知道當天降半旗究竟是為了什麼?為了誰?

原來,隨著美國歷史的延續,美國也越來越多地擁有了一些難以排除掉的國家紀念日,先後在陣亡將士紀念日基礎上,增加了退伍軍人節、愛國者節、韓戰退伍軍人停戰日、國家消防員紀念日、珍珠港紀念日等等。

這些日子是法定降半旗紀念日,自不必說。加上前文所述總統令的降半旗內容,一下就讓一年365天的時間限額,對美國國旗來說變得太短暫。

於是,在美國降半旗的歷史中,最神奇也是最尷尬的一幕誕生:

降半旗一次,致哀或紀念兩個甚至兩個以上的人或事。時間不夠,大家一起湊合湊合就成,現實了美國式的「共享降半旗日」。2015年12月7日,川普下令向聖貝納迪諾槍擊事件遇害者降半旗致哀。無比尷尬的是,這一天又恰好是珍珠港事件紀念日。

兩個跨越半個多世紀的致哀,竟然僅由一次降半旗「共享」掉了。而這樣尷尬的「共享」,現在幾乎每年都會在美國國內上演,讓很多美國人無所適從。

如果是說和歷史上的紀念日「共享降半旗」尚能理解,那通過總統令一天之內讓兩件悲傷的事件「共享降半旗」,就顯得很難讓人接受,並且極易產生額外聯想。

2005年9月4日,時任總統布希不得已一天之內簽署兩份公告要求降半旗,分別是向首席法官威廉·芮恩奎斯特的去世致哀,以及向卡特里娜颶風遇害者致哀。

f674bb58eb2a4142aa21f8beb610ddd8.jpeg

拜登可能正在創造美國降半旗最多的歷史記錄

在進入新世紀後,美國降半旗成為一種日益頻繁的國家行為——這不僅僅只是包括美國總統公告產生的降半旗行為,還有全美50個州的降半旗行為。

曾有好事者統計過歐巴馬在任8年間,居然有6%的日子裡,白宮都處於降半旗狀態。柯林頓時期,美國降半旗50次;小布希時期,美國降半旗58次;歐巴馬時期,美國降半旗66次。到了川普時期,因為只任一屆,單純數據上沒有可比性,但是論趨勢,已經遠超前幾任總統降半旗的次數。而到了拜登任期,任期不過4個月裡,就已經降半旗8次,平均一個月2次。

要是按照4年任期計算,一個任期內拜登就將降半旗96次;若是連任,最終可能達到歷史性的降半旗192次。那將會是史無前例的美國降半旗記錄。正像拜登競選總統時所稱的那樣,一旦他上台,他將創造美國的歷史。顯然從降半旗次數的層面上看,他無疑是美國歷史上降半旗最多總統的最強有力爭奪者。

7137bcbd039143f18acec8cc2ce3dd53.jpeg

平均一天兩起「大規模槍擊事件」,降半旗致哀已無法實現

拜登為何極有可能成為美國歷史上降半旗最多總統的最強有力爭奪者?

原因藏在冰冷的數據之中。

拜登是2021年1月20日正式宣誓就職美國總統,但就從他就任總統開始計算,直到5月26日加州聖何塞的槍擊事件,美國已經發生了整整232起「大規模槍擊事件」。

什麼意思?也就是說,短短約4個月時間裡,美國發生了232起「大規模槍擊事件」,平均大約一天兩起「大規模槍擊事件」。請各位注意,這組數據是指「大規模槍擊事件」,而不是指一般性槍擊事件。

何謂「大規模槍擊事件」?

按照美國的統計原則,只有在一起槍擊案中,導致4人或4人以上受害者傷亡,才能被定義為「大規模槍擊事件」。

在曾經的美國,只要發生一起「大規模槍擊事件」,大概率情況下都可能得到美國降半旗致哀的待遇。但現在的美國,4個月裡多達232起「大規模槍擊事件」,僅有4起「大規模槍擊事件」享受到了降半旗待遇。

20d609b3fbf14b43a5e5e37880793c6e.jpeg

不是總統拜登變得更冷漠或更無情,客觀地說,只是因為美國總統越來越面臨無解的困境:若只要發生大規模槍擊案就宣布降半旗,那整個美國僅僅為這一類時間,上半年就需要每一天都降半旗2次。

算上日常紀念日和去世的政界要人,美國恐怕需要晚上降半旗才能滿足需要。

講白話一點就是:

如果嚴格按照慣例行事,那美國的國旗有可能一天24小時都無法升起,將永遠都只能以半旗的形態,掛在白宮、國會、聯邦機構、所有軍事哨所和海軍基地,以及駐外使領館。

星條旗,則將永遠都無法正常飄揚在這片藍色星球上。

halfstaff_1.jpeg

來源參考:資訊咖

已有(1)人回文

切換到指定樓層
wsplmm 發表於 2022-5-13 15:38
這片藍色星球上。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joepineapple

LV:1 旅人

追蹤
  • 16

    主題

  • 16

    回文

  • 0

    粉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