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不起!導演吐整部《追殺比爾》電影傳達之意:看看我有多厲害!

walkerpop 2022-6-21 15:27:15 發表於 電影 [顯示全部樓層] 只看大圖 回覆獎勵 閱讀模式 0 17288
95.jpeg

昆汀塔倫提諾承認,整部《追殺比爾》想傳達的就是——「看看我有多厲害!」
在整部《追殺比爾》電影中,昆汀塔倫提諾似乎把擅長寫複雜對話的才華,全都用在了錯綜複雜的打鬥上——人物都以用暴力來交談。


又過了6年,昆汀塔倫提諾沒有任何一部新片,隨之而來的是各種關於他江郎才盡的傳聞。在他沒有作品的這段時間,獨立電影業界又回到正軌,回到日舞影展最常見的溫文儒雅和苦楚風格,回到充滿茶杯和噘嘴的墨詮艾佛利電影,這種老是被他嘲笑的電影。

這段期間,塔倫提諾的同儕要不就是像勞勃羅里葛茲一樣向主流靠攏,要不就是消失了。《黑色終結令》仿佛只是塔倫提諾漫長的自我放逐中一段短暫的插曲。難道他已經失去過往那種激昂的熱情了嗎?事實上,塔倫提諾負擔得起等到準備好再出發,他重新找回《霸道橫行》之前多產的精神,而且現在也不需要打工餬口了。正如他說的:「我在過藝術家的生活。」

他要準備新的素材庫來打造職業生涯的新篇章,這段時間也只是腥風血雨來臨前的鋪陳段落。他沒拍片的時候,就是在看電影,在腦中堆滿畫面,並且寫作。他習慣用兩枝簽字筆,一紅一黑——「新娘」碧翠絲寫追殺名單也是如此。

他想要用最震撼、最瘋狂、最虔誠,也最不寫實的新作來重回大銀幕。簡單來說,他要嘗試拍一部動作片,但並非好萊塢的主流風格,而是對香港、日本、韓國和中國影史上大量的武打電影致敬。這部新片要是前所未見的鮮血淋漓,並在全球引爆狂潮。

塔倫提諾覺得這是很理所當然的發展:「我不會把自己定位成一個美國導演,比如朗霍華就會被視為美國電影人。」

大家理所當然地認定他是個以洛杉磯為背景的美國導演,但新片裡的一切都與這個印象背道而馳。這部片是塔倫提諾的回歸與重塑,他還說:「有些故事就是只能用日本極道或香港古惑仔的方式來敘述,必要的話,我就會那樣拍。」而《追殺比爾》就是塔倫提諾其他作品中的角色們最常談論到的那種電影。

EoO9kHCXUAMO6yU.jpeg
劉玉玲飾演青葉屋的石井御蓮。依照真正的事發時序,御蓮其實是「新娘」第一個殺掉的人,但這場與極道女王及護衛大軍的生死決鬥,被用來當成第一集最終的完美高潮。

這部片的起源,可以追溯到《黑色追緝令》的籌備期,塔倫提諾和鄔瑪舒曼的酒吧說笑。兩人一起喝著啤酒,想出了一個精緻的復仇故事,以黑幫為背景,主角則是一群史上最要命的刺客。後來的幾週裡,除了緊鑼密鼓地拍攝《黑色追緝令》,他們還一邊繼續發想復仇的情節——退出江湖的殺手被以前的團隊背叛,於是回來殺光所有人。

新娘的起源

鄔瑪舒曼建議,讓主角在電影開場時就頭部中彈,鏡頭向後拉,觀眾看到她穿著婚紗,感到不寒而慄。於是她成了「新娘」。

至於將新娘的正義使命與武打電影類型融合在一起,自然是塔倫提諾的決定。這條屠殺之路上,她踏出的每一步都經過精心安排,最後來到她的師父——「致命毒蛇暗殺組織」的首腦面前,也是她的舊情人。而謎底揭開,他就是比爾,一如片名那樣直白。

當時塔倫提諾把他們這些初步想法寫在幾張紙上,然後扔進抽屜裡就忘了這件事。時光飛逝,《黑色追緝令》和《黑色終結令》在影壇掀起了不同的波瀾。終於,他和舒曼在一場業內派對上重逢,她說起了當年他們一起為復仇女神想出的計畫。

像是被眼鏡蛇咬了一口,靈感猛地襲來,塔倫提諾急忙翻出那幾張舊紙,開始寫作……他心想,這真是捲土重來的絕佳機會,讓自己幾乎是過度沉迷在電影之中。

之前,「新娘」這個角色沉睡在抽屜裡整整四年,現在完全是為舒曼而寫的。她之於《追殺比爾》,就如同哈維凱托之於《霸道橫行》。平心而論,她算是共同創作者。也正因如此,當舒曼懷孕時,塔倫提諾願意將拍攝時間延後整整一年,等待她的兒子出生,他說:「如果約瑟夫馮史登堡要拍《摩洛哥》時, 瑪琳黛德麗懷孕了,他也一樣會等。」

當母親的經驗也有助於舒曼刻畫「新娘」這個角色,她在故事的最後會發現,本以為死去的女兒竟然還活著,並和比爾住在一起。

uma-thurman-quentin-tarantino-kill-bill.jpeg

正如塔倫提諾筆下所有的主角一樣,「新娘」也是他自己的化身。「寫作過程中,我甚至開始變得有點女性化。」他承認。但他也覺得極為振奮,因為終於真正寫出了屬於自己的「一位女孩和一把槍」(好吧,其實是一把劍)故事。這個角色也隱喻了塔倫提諾自身,他重振旗鼓,並要所有懷疑他的人好看。

電影中的電影宇宙

《追殺比爾》和《霸道橫行》及《黑色追緝令》不同,並不在所謂的昆汀宇宙之中。後二者都奠基於現實世界,前者則存在他所謂的「電影中的電影宇宙」中,是完全脫離現實的(《惡夜追殺令》則共享這個電影宇宙,片中由麥可帕克斯飾演的德州騎警厄爾,也出現在《追殺比爾》和《刑房》裡)。

在這個電影中的電影宇宙裡,女主角會看向鏡頭,還能駕著福斯的露營車在宛如末日般的沙漠上奔馳,一邊對我們說,她之所以做這些事,是為了「展開狂暴的復仇」。

塔倫提諾雖然總被認為是個喜歡冷嘲熱諷的導演,專門推崇冷門的流行文化小玩意兒,重複早已被人遺忘的電影片段,但實際上,他只是一個正港影癡而已。他也沒有那種聰明過頭的冷淡,他宣稱自己不知道諷刺到底是什麼,他所有的創作都是發自肺腑。他固然會顛覆類型,但絕不會背棄類型。電影就是他對真實世界的理解,他看過成千上百部電影,並透過其中無數閃爍的光影來思索這個世界。

《追殺比爾》就像一種「休克療法」,是塔倫提諾的大銀幕版嘉年華。他直接把其他電影融入故事結構中,而不是透過角色的對白來討論。「某方面來說,『新娘』不只是為了她的追殺名單而戰,而是在整個剝削電影的歷史上浴血廝殺,名單上的每個角色都代表著不同的電影類型。

成員四散各地的致命毒蛇暗殺組織,就像打擊犯罪的媚狐突擊隊的「反面」。媚狐突擊隊是《黑色追緝令》中虛構的電視劇試播集,由米亞主演。

致命毒蛇暗殺組織的成員以不同的蛇來當作代號,四散在世界各個角落,每一位都有不同的個性和對應的打鬥風格。他們分別由黛瑞漢娜、劉玉玲、薇薇卡福克斯及麥可麥德森演出。吉祥物山繆傑克森則客串婚禮教堂裡的風琴手魯弗斯(還擔任幾場戲的旁白)。

「這部片跨越了所有的類型。」塔倫提諾表示。這是他的功夫電影、他的武士電影、他的女打仔史詩、他另一部義大利式西部片、他的恐怖片和他的漫畫電影。

265255_full.jpeg
昆汀塔倫提諾為精彩的青葉屋之戰設計新動作,整場戲花了八週編排和拍攝。塔倫提諾完全沉浸在其中,更自學如何執導這麼大規模的動作場面。照片右側可以看到舒曼愉快地練習劈腿動作。

致敬80部電影

彷彿龍捲風來襲撕開了錄影帶資料館,錄影帶散落一地。根據粉絲架設的網站「昆汀塔倫提諾資料館」(Quentin Tarantino Archive),光是《追殺比爾》第一集,就致敬了80部不同的電影,從希區考克的《豔賊》到日本恐怖老片《地獄盜屍者》都有,也包含了經典東方動作片《修羅雪姫》、《刺殺大將軍》,還有本多豬四郎的怪獸電影《科學怪人的怪獸:山達對蓋拉》。

60年代日本動作男星千葉真ㄧ,讓塔倫提諾愛上帥氣的武士,則受邀客串一個稍長的段落,演出一位名叫服部半藏的鑄刀大師。但這個角色可不是他之前在電視劇《影武者》中飾演的16世紀忍者,而是真正的江戶武士服部半藏,或至少是他的後代。

「電影裡都是日本和中國的元素,我不期待大家能理解。」塔倫提諾瀟灑地說。至於艾兒(獨眼又壞脾氣,黛瑞漢娜飾演),則取材自瑞典驚悚片《性女暴力日記》,「在我看過的所有復仇電影中,這部絕對是最暴力的,」塔倫提諾指出。

這場致敬遊戲成了一座鏡廳,裡頭的鏡子面對面相互映照。比如御蓮率領的「瘋狂88」全都身穿黑色西裝,不只是在向《霸道橫行》自我致敬,還影射日本的青少年死亡遊戲電影《大逃殺》裡對《霸道橫行》的致敬。

自學拍動作片

在寫這部電影的劇本時,他每天至少會看一部邵氏的電影,有時甚至看好幾部,浸泡在這種類型的製作風格裡,直到成為第二天性。「我連想都不用想,」他解釋道,「甚至都沒有意識到它。」

借助傳奇武術指導袁和平的動作編排(他也將他的香港武打技巧帶進《駭客任務》系列),塔倫提諾寫出了許多令人瞠目結舌的打鬥場面,像是搭配音樂節拍,把日本武術與中國功夫、刀劍與拳頭混合在一起,並在必要時刻出人意表(福克斯飾演的「銅頭蛇」薇妮塔手裡還拿著穀片盒,下一秒就被刺死了)。他還會加入急速變焦的鏡頭和電腦動畫做的假氣流,整部電影都是毫不遮掩的賣弄。

塔倫提諾沾沾自喜地承認,整部《追殺比爾》的概念就是,「要看看我有多厲害……」

kill-bill-vol-1-uma-thurman-263937_1400_9241-feature-1600x900-c-default.jpg
鄔瑪.舒曼演出「新娘」一角,她的鮮黃色運動服參考了李小龍在《死亡遊戲》中的服裝。舒曼必須事先訓練好幾個月,每天都從早上9點練習到下午5點。她笑著說,能在嚴苛的訓練中活下來,就已經是萬幸了。

舒曼在片中精湛演出冷酷無情的模樣,她始終面無表情,不能對著鏡頭眨眼,也不能露出笑容。擔任新娘這個角色是個嚴格的考驗,必須全程維持冰冷鎮定的肢體語言,同時傳達極度真實的內心痛苦。在1998年的《復仇者》和《蝙蝠俠4:急凍人》之後,舒曼亟需重振旗鼓,因此心甘情願地投入塔倫提諾的艱鉅任務中。

第一集在青葉屋長達14分鐘的決鬥中來到最終高潮。「新娘」穿的黃色運動服,是李小龍在《死亡遊戲》中最具代表性的打扮。她大肆屠殺手持武士刀的幫派成員,為了演出這段戲,舒曼分別在千葉真一和袁和平的武術教室接受日本武術與功夫訓練,為期數週。

舒曼練就了一身武打本領,甚至還能一下子準備好6組不同的打法,以免塔倫提諾當天在拍攝現場改變主意。「我真的會臨陣變卦。」塔倫提諾笑著說。舒曼一點也不怕,打鬥幾乎變成了她的本能,新動作她只要練習一兩次就能上手,然後馬上就可以開拍。

「那些動作戲根本談不上安全,保險公司連半個動作都不會同意我做,」舒曼開玩笑地回憶道。「那絕對、保證會違法。」

這個段落花了長達8週拍攝,比原定時間多出6週。塔倫提諾想要的是影史留名,他彷彿已經聽見走道旁傳來倒抽一口氣的聲音。整場經典屠殺大戲裡,沒有任何一秒鐘的電腦動畫,所有效果都是真實的,就像70年代的電影一樣。

這意味著要找來大量滅火器、裝滿血漿的保險套、不尋常的吊鋼絲系統、等待血跡噴濺的人造雪地。塔倫提諾甚至還設計了3種深淺不一的血紅色,包含「日本動漫紅」、「香港功夫紅」和「美國剝削紅」,分別在致敬不同電影類型時使用,更精心安排挖眼球和割頭時的可怕音效。

整部電影中,他似乎把擅長寫複雜對話的才華,全都用在了錯綜複雜的打鬥上——人物都以用暴力來交談。

23718.gif

暫無任何回文,期待你打破沉寂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walkerpop

LV:1 旅人

追蹤
  • 72

    主題

  • 72

    回文

  • 0

    粉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