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設計團隊解散內幕:服賈伯斯,不服庫克?

130255863968.jpeg

3年之後,強尼·艾夫(Jony Ive)離開蘋果的原因,終於浮出水面。

沒錯,確實與庫克有關。

2019年,這個被稱為「最像賈伯斯的人」,放棄蘋果首席設計師位置,揮別自己供職27年的老東家,另立門戶。

這幾乎是蘋果設計團隊發生的最大人事震動。

要知道,強尼是Mac、iPod、iPhone、Apple Watch等一系列蘋果產品的打造者和設計師,曾被視為賈伯斯的接班人、一度聲望高過庫克。

當時,強尼對自己離職的解釋為「個人新追求」。

如今,隨著一本名為《After Steve》的書籍出版,更為深層的原因被曝光在大眾視野中——理念不合。

而將這一切抽絲剝繭來看,或許還要從賈伯斯離開、庫克登台說起。

Apple Watch是最後一根稻草

時間回到2014年,Apple Watch發布會前夕。

經過2年時間開發、打磨後,這款蘋果的全新產品,終於要登台亮相。

與此同時,它還有一個更加意義非凡的身份——這是賈伯斯離開後,蘋果推出的第一條全新產品線。

強尼作為設計總監,對於產品設計的話語權,在這時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其個人大膽、極簡、創新的風格在Apple Watch上體現地淋漓盡致。

比如外殼的材質甚至使用18K金,搭配柔軟的皮革。在外形和質感上,都接近極致。

2014-09-10-03.35.02.png

而這一切,其實都是為了配合他一個更為大膽的規劃:把Apple Watch打造成一款時尚單品。

為此他認為,對於Apple Watch而言,得到《Vogue》的稱讚比任何科技評論家的觀點都更重要。

怎麼去搞定這些時尚媒體?

一個帳篷,成為了關鍵。

強尼提出,他們想要2500萬美元,用來鏟掉發布會現場的24棵樹,再搭建一個外觀豪華的白色帳篷。

為了讓這場活動,看上去像高端時裝秀一樣「非凡」。

矛盾便在此刻激化。

負責蘋果發布會的工作人員,很難理解「剷除樹木」的做法,更無法接受這驚人的成本。

尤其是在庫克擔任CEO後,蘋果對於成本支出的把控更加嚴格。而且他們認為,相較於對外觀的極致展現,用戶應該對手錶能實現的功能更為期待。

另一邊,強尼纏身在這些爭論中身心俱疲,一度和庫克提出了離職的想法。

最終,矛盾還是被推到了庫克面前。

在《After Steve》一書的描述中,這個場面充滿了戲劇色彩:

在大家討論強尼的想法時,庫克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輕輕晃動。作為CEO,他一直指望著強尼——被賈伯斯稱為自己靈魂伴侶的人——來領導產品開發。這位設計師對於公司的價值如此之大,以至於他擔心,如果強尼離開,將會導致投資者拋售股票。


按照高管們的估計,強尼的離職將會使得蘋果市值至少減少10%,大約為500多億美元。

想到這裡,庫克在椅子上坐定,然後說:「我們應該這麼做。」

也就是同意了強尼價值2500萬的「帳篷計劃」。

實際上,這只是庫克與強尼行事風格迥異的一次外化,更多摩擦還體現在日常的合作共事中。

比如庫克追求功能、追求實用主義,對產品的外觀不是非常關心,所以他很少造訪蘋果的設計工作室。

但是在過去,賈伯斯幾乎每天都會去設計工作室,和強尼保持著密切的合作。

團隊建設上,蘋果內部想要組建規模達數百人的設計團隊,而強尼認為團隊只要維持在20人左右就好。

而為了穩定住強尼、不影響公司股價,庫克之後開始減少強尼的工作職責。

2015年,他任命強尼為蘋果首席設計師。

不過,強尼坐在這個高高在上的位置上,其實充滿了沮喪和疲憊。職位、工作內容的變化,使他逐漸遠離了產品一線設計。過去每週都要進行的產品評價,最後甚至一個月都不會做一次。

與此同時,庫克的一些做法也令強尼不滿。

比如庫克聘請了前波音公司財務主管James Bell擔任公司董事,取代營銷主管Mickey Drexler;提高公司財務部門的發言權……

種種現象都寫滿了四個大字:理念不合。

最終,事情還是以強尼離開蘋果,落下帷幕。2019年,強尼出席了最後一場蘋果發布會。之後不久,便傳出了離職消息。

雖然消息釋出突然,但明顯可以感覺到,內部早已準備周全。

強尼先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宣布將正式離職蘋果,下一步組建設計公司LoveFrom,並會繼續以外包公司形態參與蘋果業務,蘋果將是其第一個客戶。

另一邊,蘋果官方也同步上架聲明。

庫克評價說,強尼在設計領域獨一無二,在蘋果復興中的作用不容小覷,從1998年開創性的iMac,其後iPhone,到最新的蘋果新總部——宇宙飛船設計,都功成於他。

強尼則表示,自己離開任職近30年的蘋果,核心原因是個人新追求。「一些重要的項目都已完成,比如開始於2004年的項目Apple Park。」

自此,最像賈伯斯的人正式揮別蘋果。在離開之際,他召集設計團隊一起看了一部電影《Yesterday (靠譜歌王)》。這部電影探討了「藝術與商業之間的永恆衝突」。

逐漸瓦解的蘋果傳奇設計團隊

而強尼的故事,並不是個例。

被稱為強尼「頭號副手」的Daniel Coster,同樣是在「理念不合」的困局裡,最終選擇離職。

1994年,丹尼爾來到蘋果,後來成為蘋果傳奇設計團隊一員。幫助蘋果東山再起的初代彩色iMac,正是出自他之手。

之後,他還參與開發了各代iPhone、iPad的開發,Apple Watch的錶帶專利也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但在幾年前,丹尼爾在對iPad外觀的一次全新升級中,碰了釘子。

當時,他的設計讓新款iPad可以機身更輕、線條更流暢,手感上有了大幅提升,得到了不少內部設計師的認可。

然而,蘋果的運營團隊卻駁回了這一設計。

他們認為,這樣的設計將意味著需要從頭開發新功能、重新設計機身內部邏輯,花費成本將達數十億美元,並且這筆支出短期內帶來的收益不明顯。

由此,這款iPad設計,被內部斃掉了。這種注重成本的理念,也讓設計團隊不少人感到沮喪。

2016年,丹尼爾離開了蘋果,加入GoPro公司,擔任設計主管。這一消息,讓GoPro當時的股價上漲16%。

克里斯多福·斯金格(Christopher Stringer),同樣是蘋果設計團隊老將,1995年加入蘋果。

他的代表作除了iPhone、iMac、iPad外,還有Apple Pencil和HomePod。

然而在HomePod亮相當年,他揮別蘋果,創建了自己的音響品牌。因為在開發過程中,他意識到蘋果並不打算將HomePod作為主力產品推出,僅僅是一種「愛好」罷了。

這會導致HomePod的開發進程緩慢、功能上也不夠齊全。而且,音箱產品能為蘋果帶來的收益的確非常有限,很難類比iPhone、iPad這樣的核心產品。

由此,克里斯多福退出蘋果,創立了自己的品牌Syng。

同樣的,這些困擾還出現在了軟體設計團隊中。

伊姆蘭·喬德里(Imran Chaudhri),1995加入蘋果。曾是蘋果多點觸控技術的開發人員之一。

2017年,伊姆蘭離開蘋果,給出的理由是:公司的創新突破越來越少,無法滿足他的創作。

除了以上提到的設計師,還有Doug Satzger、Daniele De Iuliis等多位設計師,都在2017年先後離職。

而因為蘋果不同於一般巨頭公司,其核心設計團隊規模在過去20年時間裡,一直保持在20人左右,所以每一個成員的離去,都會給公司帶來一定影響。

123122624366.png

如今,蘋果的設計團隊中,還有Richard Howarth、Evans Hankey、Alan Dye在內的幾位老將在任。

但從《After Steve》一書的梳理中可以明顯感受到,離職人數遠超過在任人數。

After-Steve-book-cover.jpg

One More Thing

值得一提的是,關於強尼,似乎是因為沒有了賈伯斯的把控,他的設計在一段時間也受到人們吐槽。

比如被戲稱為刨絲器的Mac Pro:

123123419082.gif

還有最開始推出的Apple Watch黃金版,售價高達4999美元,意在進軍奢侈品市場。

然而,這一想法當時並不被一些手錶行業的人士看好,後來這一18K黃金版的產品也被蘋果下架。

applewatchs-1.jpeg

參考鏈接:
[1]https://www.fastcompany.com/90741719/inside-the-dissolution-of-apples-legacy-design-team
[2]https://www.cultofmac.com/422916/why-departure-of-apple-designer-daniel-coster-matters/
[3]《After Steve》

暫無任何回文,期待你打破沉寂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patritech

LV:1 旅人

追蹤
  • 38

    主題

  • 38

    回文

  • 0

    粉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