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母親出售女兒的內褲賺錢:能減少兒童性犯罪?


今年的八月末,日本多家醫院發布了聯合聲明,稱當地疫情蔓延已經達到了「災害」級別。在之前的整整一個半月,日本全國平均每日新增病例,已經達到了近19萬的恐怖數字,位居全球之首。

zNV6SgDc_sTEN.jpeg

這樣大面積的感染,除了導致最直接的健康隱患,無疑也造成了經濟下行。日本有很多人因為疫情陸續失業,而一位名叫Yuka(化名)的母親,就是其中之一。

Yuka今年30多歲,有三個孩子。因為疫情,她被兼職的工作解僱,而丈夫也不幸被公司減薪了30%。收入大幅度縮減,再加上三個孩子嗷嗷待哺,這對夫婦的積蓄已經見底。

就在倍感無奈之際,Yuka在推特上發現了一個隱晦的tag,裡面有很多年輕女性以高價販賣自己穿過的「原味」衣物。其中,最為常見的「商品」就是內衣褲和鞋襪,價格一般在3500(約台幣764元)到5000日元(約台幣1091元)不等。並且,這些女生們販賣的物品大多穿戴痕跡明顯,甚至有人出售自己已經穿了整整三年的髒兮兮的襪子。

UYqIOENZ_gcwV.jpeg

看到這些,在已經連續三天沒錢給孩子們買零食後,Yuka也禁不住動起了歪心思。她瞞著丈夫,利用推特開始偷偷售賣自己9歲女兒的內褲……和其他人一樣,Yuka在推特發文募集買家。

女兒的內褲一般被她標價5000日元一條。憑藉這種交易,她每個月輕鬆就能賺到40000(約台幣8735元)到50000日元(約台幣10919元)。而為了節約成本,Yuka都是在一些網店或批發店裡購買內褲。在確認找到買家後,她會讓女兒先穿一遍新內褲,然後再郵寄出去。但由於女兒有自己特定喜歡的顏色和花紋,因此有時候也會發現自己的內褲不見了,並詢問Yuka。每當這時,Yuka只能假裝不知道糊弄過去。

最開始,Yuka對於販賣女兒內褲這件事也感到十分抵觸。但她又不得不承認,跟其他兼職比起來,這樣做確實來錢更快也更簡單。再加上,就目前的狀況而言,她已經想不出任何更好的賺錢辦法了。因為現在Yuka白天無法去外面工作,即便她想利用晚上出去兼職也不現實。疫情來臨後,她的丈夫不得不利用夜間出去打工賺錢,她晚上只能待在家裡照看孩子們。

可與此同時,隨著孩子們一個個長大,夫妻倆的經濟壓力也日漸增大。比如,他們剛一歲的孩子不能去價格便宜的、有執照的公立幼兒園,如果送去沒有執照的私立幼兒園的話,每月就要花費40000日元,她根本無力承擔。再加上Yuka現在還欠著一家信貸公司的錢,所以在她看來,雖然這麼做不對,但「為了生存,我也必須賣掉女兒的內褲」。

KaAwJaOy_fmc5.jpeg
(有人在網上出售自己穿過幾年的舊鞋)

事實上,「母親親自賣掉女兒穿過的舊內褲」,這一舉動雖然看上去非常奇葩,但其實並不是個例。

日本另一位20多歲的媽媽Haruna(化名),也有著相似的經歷。

Haruna同樣因為疫情不幸失業,她於是也開始在網上售賣起了自己正在讀小學二年級的女兒的相關「商品」。只不過這次,「商品」可不只是衣物那麼簡單……Haruna曾收到過買家發來的各種各樣的請求。他們有人需要「女兒兩天沒洗的內褲」,還有人竟然想買「女兒的指甲或口水」。

起初,Haruna只出售自己的口水,但在發現女兒的口水賣得更好後,她就開始賣起母女倆的口水「組合」。每當存貨告急時,她就會對女兒撒謊,讓她把口水給自己,並騙她說自己要用這個來幫她檢查喉嚨裡是否有新冠病毒。

fSUhJ35F_Qgqx.jpeg
(示意圖)

很多母親在販賣女兒的物品時,多半帶著愧疚的心理,此舉也大多是被逼無奈之舉。然而,也有人將其視為可「吹噓」的事業,甚至聲稱賣女兒的內褲「有助於減少兒童性犯罪」。

一位名為Sayaka(化名)的母親,今年30出頭,現在有4個孩子要撫養。她同樣也在網絡上販賣著自己女兒的二手物品。不過和其他幾位母親的私下售賣不同,她竟然還得到了丈夫的同意。

其實最開始,Sayaka本是打算賣自己的母乳賺錢。因為她必須留在家裡照顧孩子,不能出去做兼職,缺乏收入來源,只能考慮通過一些非正規途徑賺錢。但當她第一次和丈夫討論起售賣母乳的主意時,立馬就遭到了對方強烈的反對。Sayaka於是想了別的辦法,開始出售各種家庭成員的私人物品,其中最為暢銷的商品,就是她小學四年級女兒的內褲。

Sayaka會先在推特上發布商品資訊來吸引買家。通常,如果有人看中了她的物品,就會私訊她進一步確認交易資訊。然後,Sayaka便會在日本某二手交易平台上掛出商品,並上傳假的照片做掩飾,等收到錢後再寄出真正的貨物。而這個交易平台的特點就在於,買家和賣家雙方都可以隱藏真實姓名和住址,只有運輸公司才知道真正的送貨地點,可以說為這類見不得光的交易提供了非常大的便利。

對於妻子的行為,Sayaka的丈夫表示心情相當複雜:

「當我的妻子第一次跟我說起這件事時,我覺得她完全就是個白痴。我無法理解有些人喜歡孩子內褲的癖好,我對買家的厭惡也沒有消失。不過,為了維持生計,我最終不得不選擇接受。」
「我對'向陌生人提供我孩子和妻子的內衣'這一事,仍然抱有抵觸情緒。」

H2J5eEye_4Krt.jpeg

然而丈夫的心思並沒能阻止Sayaka,她在這行的「經驗」也越來越多。甚至在進行買賣的時候,她還發現過一個很奇怪的現象——除了內褲以及鞋襪,很多孩子們使用過的學習用品也都很受歡迎。

在被問及購買原因時,一些買家們會說:當他們看到這些用完的筆記本,會回憶起自己的小學時代,並感到懷念。對此,Sayaka也無從得知,這是否真的就是這些書本和筆記的「全部」用途。

不過這還不算最離譜的。一位女兒已經上了高中的50多歲的老顧客還曾告訴Sayaka:

「我喜歡小學女生的內褲和襪子的味道,所以我買下它們後會聞一聞,套一套,然後把它們放在一個有拉鍊的袋子裡,保存起來。」

還有一些買家,自己的孩子本身就是小學生。考慮到這些孩子的父親在網上偷偷購買兒童內褲的舉動,讓人很難不擔心孩子的處境。

然而,比起擔憂,Sayaka更多的是卻是在為自己的行為感到「自豪」。在她看來,賣掉女兒的內褲正好可以滿足某些人士的特殊性癖,這樣沒準就能減少針對兒童的性犯罪。再加上她覺得在這一買賣中,並沒有人真的受到傷害,而且從孩子身上賺的錢,也會再花到孩子身上,所以她目前絲毫收手的意思,反而打算未來繼續用這個方式賺錢。

xEXgXWYJ_rzCx.png

這些母親的行為被媒體報導後,引起了不小的爭議。

事實上,這種內衣褲銷售熱,好幾年前就在日本曾興起過。當時,有很多初高中女生都在通過網路販賣自己穿過的內衣褲和襪子。和現在差不多,貼身的衣物都是穿得時間越久,售價越高。連口水和尿液也是商品之一。

UdH9jHFJ_Ue8d.jpeg

有的女生甚至以此月入百萬,又為自己購入各種奢侈品包。但她們也承擔了相應的風險,一些人在和買家接觸時差點遭遇性侵。

這一風潮在當時同樣遭到了批判,只是沒想到,這種性產業波及十幾歲的未成年人還不夠,現在又重現於才幾歲的兒童身上,而且還是由這些孩子們的母親親自售賣。

qxICzn8r_yQsO.jpeg

不少網友覺得這些家長的做法應該受到法律的制裁。

可實際上,據日本一位兒童色情產品及性犯罪相關的律師表示,父母將孩子穿過的內衣賣給別人,賣家和買家都不會受到處罰,因為賣家是成年人。再加上子女的衣物通常是由父母購買的,所以這些衣服的所有權基本上也都屬於父母。

因此,即使父母在違背孩子意願的情況下擅自出售他們的內衣,也很難作為罪行成立。但,不違法絕不代表著合理。

雖然現在表面上看,賣內衣褲對孩子們似乎沒有實質性傷害。但這種物化女性、性化兒童的行為,很可能導致孩子長大後也將自己作為一件「商品」對待。或許那個時候,這些家長們才會意識到,自己賺來的每一筆錢,都是在為日後埋下一顆定時炸彈……

~~~~~~~

只能說,這實在太令人驚呆了⋯⋯

已有(2)人回文

切換到指定樓層
cendy023 發表於 2022-9-22 07:30
真的是為了錢財 甚麼樣的事情都能夠做的出來
Hsuan1234567890 發表於 2022-9-23 15:20
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