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被逼入絕境的普丁比任何時候都更加危險

mondyyy 2022-9-22 15:46:43 發表於 國際新聞 [顯示全部樓層] 只看大圖 回覆獎勵 閱讀模式 0 6019
2K0W5PX.jpeg
俄羅斯總統普丁宣佈徵召30萬預備役軍人,默認了俄羅斯的困境和一個統一的烏克蘭的存在。 Pool photo by Gavriil Grigorov

普丁於週三發表威脅性電視講話遠不只是為了改變烏克蘭戰爭舉步維艱的進程。這場講話試圖將一場針對鄰國的侵略戰爭轉變為一場保衛受威脅「祖國」的戰爭,這一主題在深受愛國主義歷史熏陶的俄羅斯人當中引發了共鳴。

普丁的目的無非是改變這場戰爭對俄羅斯的意義,令整個世界面臨更大風險。他明確警告西方——「這不是虛張聲勢」——試圖削弱或擊敗俄羅斯可能引發核災難。

普丁揮舞著核武器,指責西方試圖「摧毀」他的國家,並下令徵召30萬預備役軍人,他含蓄地承認,他在2月24日發動的戰爭並沒有像他希望的那樣發展。他把烏克蘭人描繪成「整個西方軍事機器」的棋子。

他背離了在烏克蘭全境實現非軍事化和「去納粹化」的最初目標,這讓克里姆林宮關於戰爭正在按計劃進行的牽強說法成為無稽之談,並且無形中等於也承認了他一直否認的事實:一個統一的烏克蘭民族和它不斷增加的抵抗。

merlin_207068184_4f0a20ec-ec60-47df-a834-58370cd7e63e-master1050.jpeg
5月,在烏克蘭布羅法裡附近一輛被毀的俄羅斯裝甲車。 IVOR PRICKET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但普丁走投無路的時刻也是他最危險的時刻。這是他艱苦的青年時代得到的最重要的教訓之一,當時他在列寧格勒的一個樓梯間裡將一隻老鼠逼到走投無路後,老鼠做出了憤怒的反應,他從這隻老鼠身上學到了這一課。

「俄羅斯打贏了對拿破崙和希特勒的防禦戰,從心理學角度來看,普丁現在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宣稱這也是一場防禦戰,」《弗拉基米爾·普丁的內心世界》(Inside the Mind of Vladimir Putin)一書的法國作者米歇爾·埃爾錢尼諾夫說。「這原本是一場侵略戰。現在,它成了俄羅斯世界反抗西方肢解企圖的防禦戰。」

按照普丁的說法,那個充滿了不可剝奪的俄羅斯特質的想像世界變得越來越大。他說,俄羅斯將支持烏克蘭四個地區就是否加入俄羅斯即將舉行的公投。烏克蘭和西方譴責該公投是一場騙局,很可能是吞併烏克蘭的前奏。

merlin_213545142_15dcc0ec-4496-42d6-b8a8-754a55aaf471-master1050.jpeg
週二,俄羅斯聖彼得堡的徵兵廣告牌。 OLGA MALTSEVA/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克里姆林宮已經發出信號,如果俄羅斯吞併了這些領土,烏克蘭在東部和南部為奪回俄佔領土而展開的反攻將被視為對俄羅斯領土的攻擊,這樣俄羅斯將有正當理由採取任何級別的報復行動,甚至包括核回應。

「如果我們國家的領土完整受到威脅,我們當然會動用一切可以動用的手段來保衛俄羅斯和我們的人民,」普丁說。

這番講話當然可能是虛張聲勢,儘管他對此予以否認,但也讓西方面臨一個從戰爭開始就存在於其政策中的兩難境地:在不引發核對抗的情況下,對烏克蘭的密集軍事和後勤支持——實際上是除了北約地面部隊之外的一切-——究竟能做到什麼程度?

「我認為核威脅是虛張聲勢,但它給了普丁一個恐嚇西方的手段,並加劇了在提供武器裝備方面存在的分歧,因為有些人現在可能認為這太危險了,」法國駐俄羅斯前大使西爾維·伯曼說。

普丁在莫斯科發表講話幾小時後,拜登總統譴責其對歐洲的「公開核威脅」,稱其「魯莽」。他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表講話時表示,面對普丁在烏克蘭發動的「殘酷、不必要的戰爭」,西方回應將會「明確、堅定、毫不動搖」。

「這場戰爭就是要扼殺烏克蘭作為一個國家的生存權,」拜登說。他還表示,「無論你現在身處何方,無論你生活在何處,無論你相信什麼,俄羅斯的行徑都應讓你不寒而慄。」

隨著戰火愈演愈烈,邊緣策略的博弈已經開始,美俄領導人都試圖在策略上勝過對方。即使烏克蘭及其西方支持者目前佔據優勢,這種優勢也絕不穩固。

戰爭已經進行了七個月,它的解決方式似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遙不可及,其影響也更為危險。也許自60年前的古巴導彈危機以來,美俄領導人從未如此明確地赫然面對核戰爭的危險。

正如德國總理肖爾茨所說,美國及其西方盟友一直在試圖使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幫助烏克蘭,「同時避免局勢失控升級」。但如今事態升級的風險(可能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開始)反而增加了,因為普丁現在對什麼是針對「俄羅斯境內」的打擊可能做出了不同的定義。

普丁滿懷憤怒和惡意,把烏克蘭描繪成新納粹分子的大本營,把西方描繪成「恐俄症」的巨大引擎。對於這個被他攻擊的鄰國,他的看法似乎和2月24日做宣戰講話時一樣充滿錯覺。

他降低了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軍事野心——因俄羅斯在基輔的失敗和最近在東北部戰場的挫折而動搖——但沒有降低他對30年前蘇聯解體時俄羅斯蒙羞的執著。

merlin_213551394_c6fa7146-9a10-4922-8b99-7db4a785f4d1-master1050.jpeg
週三,烏克蘭士兵在巴赫穆特。 TYLER HICKS/THE NEW YORK TIMES

週三,和今年2月一樣,他錯誤地指責烏克蘭當局對俄羅斯族人進行種族滅絕。他吹噓自己的核武器比西方國家「更先進」。他對俄羅斯所面對的威脅提出了荒唐的指控。例如,他暗示「北約主要國家的一些高級代表關於對俄使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也就是核武器——的可能性和可接受性發表了聲明」。

沒有證據證明這一點。

普丁「聲稱他必須採取行動,因為俄羅斯受到了威脅;但沒有人威脅俄羅斯,除了俄羅斯之外沒有人尋求衝突」,拜登說道。

這番話是在歐洲即將迎來嚴冬前夕發表的,通貨膨脹和能源成本都出現上升。幾天後,義大利將在週日舉行大選,極右翼候選人焦爾吉婭·梅洛尼是最受歡迎的候選人。歐洲極右翼人士通常對莫斯科持同情態度,不過梅洛尼的立場似乎也在變化。

到目前為止,拜登在鞏固西方團結方面一直卓有成效。不過,儘管拜登政府現階段對與莫斯科外交缺乏顯而易見的信心,但法國和德國仍在尋求與俄羅斯進行對話,法國總統馬克宏週二在聯合國的演講中提到了這一點。馬克宏說,他認為有必要進行對話,因為「我們尋求和平」。

merlin_213521358_7e6142a9-a30e-4a3d-86a8-627511575f7c-master1050.jpeg
在聯合國,法國總統馬克宏強烈譴責此次入侵——儘管他堅稱自己可以在促成和平方面發揮作用。 HAIYUN JIANG/THE NEW YORK TIMES

不過,這並非不惜一切代價。馬克宏的立場已經強硬起來。他描繪了一幅殘酷的畫面:由於俄羅斯「帝國主義」的侵略,世界徘徊在戰爭和殘酷分裂的邊緣。

他說,世界正接近「一個擴大的衝突時代,一個永久的衝突時代,在這個時代,主權和安全將由武力和軍隊規模決定」。他堅持認為,當務之急是那些保持中立的國家——顯然指的是印度和中國等國——要大聲疾呼。

「那些今天保持沉默的人,不由自主地、或以某種『同謀』的形式,在為新帝國主義行為助紂為虐,」馬克宏說。

俄羅斯試圖重建蘇聯解體時失去的帝國,卻發現自己正處於一個危險的十字路口。在多次遭遇軍事挫折後,普丁的處境比七個月前更弱了。

「局勢非常危險,因為普丁處於陷阱之中,」伯曼說。

暫無任何回文,期待你打破沉寂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mondyyy

LV:1 旅人

追蹤
  • 123

    主題

  • 123

    回文

  • 0

    粉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