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日記都被禁?學生家長帶頭,開啟美國史上最嚴禁書行動


8月,美國德克薩斯州沃思堡凱樂獨立學區的學生們返校前一天,都接到了一封郵件,郵件裡列出了一些「校園禁書」,學校的工作人員和圖書館管理員需要把這些書從教室和圖書館拿走。

禁書有40多本,包括繪圖版《安妮日記》,一些以LGBTQ+為主題或人物的書籍,還有所有版本的《聖經》,學校的教室和圖書館必須把這些書撤掉。

CR2573Oy_RTVw.jpeg
(繪圖版《安妮日記》)

學區發的聲明解釋說,名單上的書籍之前都受到過質疑,後來有一些通過審查並重新上架了,但它們還要根據學校董事會制定的新標準進行另一次審查,確定它們是否符合新標準。

cKeyKsIq_tsFW.jpeg

根據美國筆會的統計,2021年7月1日至2022年3月31日,全美各學區禁了1145本書。

美國圖書協會知識自由辦公室主任Deborah Caldwell-Stone研究了二十多年全美各地的禁書,她表示,這樣的數據是歷史最高水平,以前學校每年會審核一兩本禁書,現在每天審核四到六本都是很平常的。

現在,美國的禁書問題已經上升到文化戰爭的一部分,也成了政治競賽、社交媒體和學校董事會會議上的中心話題。持什麼觀點的人都有,有人覺得父母應該發揮更大話語權,有人覺得某些歷史和敘述不應該在課堂上教授,還有人抵制一切形式的審查。

近幾年,美國審評禁書的標準出現了一些變化。

2015年左右,禁書的焦點從「性」和「世俗主義」,變成了「性別和種族多樣性」。比如,描繪非裔美國人的生活和經歷的書,成為被禁目標的比例很高,特別是對美國歷史上的種族主義、奴隸製或者警察暴力對待黑人對生活的影響這三個問題有另類看法的書。

美國圖書館協會表示,2021年面臨被禁挑戰的書中排名前十的作品,有黑人作家Ibram X. Kendi、Jason Reynolds和Angie Thomas的書,前十中有五本因為LGBTQ+內容受到「特別關照」。

把調查範圍放寬來看,2021年7月到2022年3月被禁的1145本書中,41%的主要人物是有色人種,22%直接涉及種族和種族主義,33%直接包含LGBTQ+主題和人物。

8tamFyAK_XJhC.jpeg

至於為啥要禁這些書,人們自有主張。

據美國圖書協會的Deborah分析,美國支持禁書的人最常使用的理由有——包含色情內容(最常見的投訴包含LGBTQ+關係或描述的書)、攻擊性語言或批判性種族理論。
(PS:批判性種族理論認為,現有的社會秩序及忽略族裔因素的法律都建立在種族主義之上,且為白人至上主義服務,所有白人都憑藉這套體係對有色人種的打壓而獲利。)

比如一個叫「自由媽媽」的團體,他們標榜「致力於為美國的生存而戰」,並呼籲「父母在各級政府的權利」,也包括控制孩子在學校讀什麼書的權利,他們不用「禁止」這個詞。

自由媽媽號稱在38個州擁有超過10萬名成員,他們覺得從學校的教室和圖書館把上面這些內容的書撤掉,可以保護童年的純真。該團體的聯合創始人Tiffany Justice表示,大多數情況下,學生們在高中畢業前都不應該讀這些書,書上還應該提供警告標籤和年齡建議。

她拿一本漫畫小說舉例,這是一本講述成長的回憶錄,包含探索二元性別的內容以及口交的圖畫畫面。

「我還沒有遇到一個人,看過這些內容之後,會覺得'性別酷兒'屬於教室。」
「在我看來,性別認同理論是偽科學的胡扯。」

Tiffany覺得,學校不關注提高識字率,卻更關注把學生變成「社會正義戰士」。

「性取向應該是一個孩子最不感興趣的事。」

tjtVbfck_fSQm.jpeg

根據美國圖書館協會的數據,2021年39%的禁書挑戰都是由家長提出的。不過,也不是所有家長都支持這種程度的禁書策略。像前面提到的德州沃思堡凱樂獨立學區,家長Laney Hawes有四個孩子都在該學區的一到九年級讀書。

Laney表示,她理解也同意那些不希望孩子閱讀不適合他們年齡段的圖書的父母,但她覺得學區的做法不太妥當。

「我們的所有孩子都有能力準備好接受各種不同的圖書。」
「但不是其他所有孩子都準備好了,我認同這一點,不過我認為這些決定應該由父母為他們的孩子做。」
「你不喜歡、覺得不適合你家孩子的書,並非就不能給我家孩子看了。」

在面對禁書問題時,越來越多像Laney這樣的家長都自願加入了書評小組,親自參與禁書評審的工作。Laney評審了繪圖版《安妮日記》,另一位家長Gretchen Veling參與了半自傳體小說《噴火器》,書中主角因為超重、混血和性取向而被同齡人欺負。

家長Gretchen說,當她意識到很多接受審評的書都涉及LGBTQ+時,就決定參加評審委員會了。她有兩個兒子都是公開出櫃的同性戀,如果他們想讀這類書,Gretchen會給他們買。她比較擔心,有些LGBTQ+孩子可能得不到家長的支持,那學校教室或圖書館就成了他們能讀到這些書的極少方式之一。

「如果他們無法接觸到一本能反映他們是誰的書,這會讓他們繼續覺得自己處在恐同的氛圍裡吧?」
「所以我開始發聲。」
「學校教室和圖書館的書可以讓那些無法買書的孩子看,他們確實需要。」

8bmAByEt_zHfg.jpeg

不光家長們感受到了壓力,圖書館和圖書館館員也背著不小的壓力。

Keaise在南卡羅萊納州圖書館當了近三年館員,她表示,圖書館主管經常受到公眾的壓力,要求他撤掉某些書,主管有撤掉館藏圖書的權利。有些社區已經組成相關團體,用各種方法把他們不喜歡的書排擠出學校和公共圖書館。

在伊利諾伊州圖書館,一些家長和政治團體已經開始通過抗議活動來擾亂圖書館的公共空間和秩序——有人遇到不喜歡的書,會借走不還;還有人故意引起館員的注意,試圖激怒他們,把這些錄下來發到社交媒體上,給圖書館造成負面影響。

g6nMPagS_TzwD.jpeg

其實,一本書該不該被禁,就連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都很難釐定清楚。第一修正案中有保護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內容。專門研究第一修正案的律師Robert Corn-Revere表示,州政府有權透過教育部門和當地學校董事會制定課程,包括選擇書籍,這樣他們就能決定哪些書可以教、哪些書不能教,以及哪些書可以放在圖書館。由於各州的這種權利,所以用第一修正案反對圖書禁令的空間較小,學區可以出於任何他們覺得合適的原因來審查圖書。

本學年之前,有18個州的法律禁止在學校傳播「涉及分裂的言論」,這個詞是討論種族和性別問題時最常用的。

一些州的法律認為「批判性種族理論」就屬於這類言論,有些州的法律直接禁止學校討論、使用或閱讀《1619計劃:一個新的起源故事》,這本書講的是美國奴隸制的內容。

F9ZuLKQr_kt5y.jpeg

學校禁止的書包括《新來的孩子》、《你給的仇恨》和《打上印記:種族主義、反種族主義與你》,這些書都批判性地考慮救贖的想法,並從黑人的角度探討現代種族主義。

TWIOVSBc_AFnC.jpeg

甚至,這陣風已經刮到公共圖書館和商業書店了。

維吉尼亞州維吉尼亞海灘的一家巴諾書店就被一位家長起訴了,家長指控該書店銷售兩本「淫穢書籍」,講性別認同和性取向探索的《性別酷兒》和奇幻小說《迷霧與憤怒的法庭》。不過,商業書店屬於公共區域,可以用第一修正案進行辯護。

ufOFaF3Q_wtJ2.jpeg

而且,政客們也非常清楚禁書問題具有分裂性,可以被他們所用,用來贏得選民的關注和支持。

3月,加州民主黨州長Gavin Newsom發了一條他在讀書的推特,文案寫道,「讀一些禁書,以便了解這些州都害怕什麼。」諷刺的是,他跟前擺的那本《殺死一隻知更鳥》,在加州的一些自由派學區也被禁了。

DNthXZH9_QBGm.jpeg

4月,田納西州共和黨議員Jerry Sexton上了新聞頭條,因為他說要把該州判定為淫穢圖書的書都燒掉。

律師Corn-Revere表示,不同政治派別的人都在推動禁書政策,但目的各不相同。

比如,《哈克貝利·費恩歷險記》因包含種族誹謗的內容而受到左翼批判;右翼則不滿其有關種族主義和奴隸制的描述。《殺死一隻知更鳥》,白人救世主的模式激怒了進步派;但保守派也不待見這本書,覺得書中對美國南部的負面描述是不公平的。還有《哈利波特》,這一系列因為涉及「巫術」、缺乏多樣性以及作者羅琳對性別認同的看法,都讓它成為受各方攻擊的目標。

FfUrJtZW_ufg2.jpeg

比較耐人尋味的是,一本書被禁後往往會更受歡迎。像巴諾書店,他們就用「禁書」當成商業宣傳的噱頭進行營銷。

根據市場調查公司NPD Group的統計,一本書被禁並成為新聞頭條後,就會銷量猛增,《性別酷兒》、《反種族主義的男孩》、《不是所有男孩都是藍色的》、《鼠族》這些書都是如此。

vWw33nZj_ww78.jpeg

禁書政策的影響涉及方方面面,但對農村和經濟蕭條的地區影響格外大。

美國圖書協會的Deborah說,即使在互聯網時代,也不是所有孩子都有資源和權力從網上了解所有信息,Deborah回憶起之前在阿肯色州瓊斯伯勒的工作經歷,那裡沒有公共交通系統,沒有公共圖書館,也沒有穩定的互聯網。

ajGXaexJ_C9Cj.jpeg

很多社區和學校的孩子,尤其是低收入社區,禁止一本書,就是剝奪他們了解這類資訊的全部機會。

已有(1)人回文

切換到指定樓層
eleredni 發表於 2022-10-3 10:53
原來在個年代居然還有類似焚書的事情發生...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