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裝界的馬斯克」發佈新外套,穿到末日都不爛!

打開名為「世界末日」的潘朵拉魔盒,用成噸泥土做了個巨大泥坑,散發著屬於亂葬坑的腐爛氣息。這是巴黎世家前陣子的「末日秀場」。

Nov_13_2022_22_15_54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8_cf2a4c2950type_jpeg_size_.jpeg

但如果這就是世界末日,巴黎世家這些設計簡直是弱爆了!裙子、長褲和鞋子都被泥漿浸得濕透,末日穿的衣服竟然不防水?更別提勒脖子用的超大配飾、破洞多到數不清的牛仔褲,以及像是被人揍過的安保外套,穿出街都可能受傷,哪能熬到末日?

Nov_13_2022_22_15_57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004_gif.gif

有人說,服裝品牌做末日主題不就是個噱頭,幹嘛這麼認真?還偏偏有個品牌認真了,一心為世界末日和火星生存做衣服。這個品牌名叫 Vollebak,是「全力以赴」的意思。馬斯克忙著造火箭時,Vollebak 花了幾千美元租了 Space X 辦公室門口的廣告牌喊話馬斯克。

我們的夾克準備好了。你的火箭進展如何?——Vollebak

Nov_13_2022_22_15_57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5_b1202adc3dtype_jpeg_size.jpeg
▲ 圖片來自:Vollebak

到底喊話馬斯克的 Vollebak,為火星生存做了什麼衣服?

Nov_13_2022_22_15_57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0_db42da709etype_jpeg_size_.jpeg
▲ 圖片來自:WorldAtlas

最殘酷環境的救命衣服

推出一項技術只有唯一的兩次時機,要麼超前,要麼落後。而 Vollebak 永遠是過於超前的那位。

同行還在研究惡劣氣候穿什麼,Vollebak 已經做出了火星上穿的家居服——「火星連帽衫」在 9 月正式上架。看起來普普通通的黑白兩色外套,卻戳中我們都還未意識到的需求。

Nov_13_2022_22_15_57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2_fbd8c8952btype_jpeg_size.jpeg

Vollebak 從太空員會帶上熟悉物件到太空,想到未來人類遷居火星,在緊張的適應期必定需要一件極端舒適的衣服,讓我們在陌生環境迅速找回家的感覺。

Nov_13_2022_22_15_57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3_17c85bb776type_jpeg_size.jpeg
▲ 圖片來自:Twitter @astro_timpeake

而且《綜合醫學雜誌》的科研證明,柔軟舒適的材料有助於減輕焦慮。極端舒適而且減壓,Vollebak 首先想到床,還有什麼比在床上躺平更舒服呢?

Nov_13_2022_22_15_58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5_3dc32098d1type_jpeg_size.jpeg
▲ Scandinavian 的床墊 圖片來自:Scandinavian

Vollebak 為此放棄了做衣服的機器,與荷蘭材料工作室 Byborre 合作,從德國百年品牌 Mayer & Cie 找來這台製作床墊的圓形針織機。

Nov_13_2022_22_15_58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009_gif.gif
▲ 24GG MJ 型號圓形針織機 圖片來自:Vollebak

超過 2 公尺高的大機器出來的面料非常特別,不僅有形似火星表面的凹凸紋理,更重要的是它能讓你感覺躺在真正的床上。

除了披著羽絨被出門,「火星連帽衫」是最接近能讓你 7 天 24 小時躺在床上的東西。—— Vollebak

Nov_13_2022_22_15_59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0_c2503409dftype_jpeg_size_.jpeg
▲ 圖片來自:Instagram @byborre

這簡直就是一座「充氣建築」,裡外兩層面料如同建築的內、外牆。

Nov_13_2022_22_15_59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018_gif.gif
Nov_13_2022_22_15_59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019-1_gif.gif

兩層材料之間除了充入空氣,還嵌入了抗菌除臭的銀顆粒。

Nov_13_2022_22_16_00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7_b8868940fatype_jpeg_size_.jpeg

更厲害的是,這座「充氣建築」非常便於調節——袖口、下擺、帽子可以通過綁帶和鬆緊帶調節成最貼合我們身體的圍度,特製的雙向重型拉鍊提供最快捷的方式走入這座「建築」。

Nov_13_2022_22_16_00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4_80568c9cf6type_jpeg_size.jpeg

唯一的缺點就是太貴—— 645 美元。不過就算現在想買也買不到了,火星連帽衫在上架後瞬間售完,數周內全被搶光。

Nov_13_2022_22_16_00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7_4362afd0fatype_jpeg_size_.jpeg

Vollebak 為太空之旅做衣服,可追溯至 2019 年推出的「深度睡眠繭」。我們的人體需要克服太多問題才能在太空生存。國際空間站每天需要經歷 16 次日出,強烈的陽光照射、持續的噪音干擾使得睡眠成為很大的問題。2010 年的火星模擬任務中,三分之二的成員出現了睡眠問題,並在測試中犯下更多錯誤。

Nov_13_2022_22_16_00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3_46bef2212etype_jpeg_size.jpeg

雖然他們有一個立式櫥櫃模樣的睡袋,仍有 75% 的人需要安眠藥才能入睡。藥物的依賴,是太空之旅中的潛在危險。

Nov_13_2022_22_16_01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028_gif.gif

深度睡眠繭將這個睡袋做成了可以穿上身的衣服,而且完全隔絕所有睡眠干擾。

Nov_13_2022_22_16_01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029-1_gif.gif
Nov_13_2022_22_16_01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4_a3544d05bbtype_jpeg_size_.jpeg

從土蝨這種殼狀生物獲取靈感,給這件夾克加入磁鐵做出了方便開合的頭蓋。

Nov_13_2022_22_16_01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7_0623ae067atype_jpeg_size_.jpeg
Nov_13_2022_22_16_02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024_gif.gif

戴上頭蓋後依然可以看清外面,因為這個頭蓋由塗黑遮陽板製作,可以去除光線的負面影響同時保留足夠的能見度。

Nov_13_2022_22_16_02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4_2cf69b393dtype_jpeg_size.jpeg

價格也不低—— 895 美元。

Nov_13_2022_22_16_03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6_e9939dca87type_jpeg_size.jpeg

為火星生存做衣服,光有家居服而沒有工作服怎麼行?去年 11 月,Vollebak 推出了售價 995 美元的「火星夾克」。

Nov_13_2022_22_16_03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3_78f0024ab9type_jpeg_size.jpeg
Nov_13_2022_22_16_03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4_e8cb888efftype_jpeg_size.jpeg
Nov_13_2022_22_16_03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0_a91d06d11btype_jpeg_size_.jpeg

「火星夾克」是按照太空服標準去做的衣服,而且還用上了做防彈衣的材料——彈道尼龍。彈道尼龍被 Vollebak 改造成有彈性的面料,加上內襯採用高彈力防風面料,達到柔軟舒適同時方便活動的效果。

Nov_13_2022_22_16_03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0_0927258433type_jpeg_size_.jpeg
Nov_13_2022_22_16_03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2_a536cc5ac3type_jpeg_size_.jpeg

除了火星裝備,Vollebak 還為世界末日做衣服——包含夾克、褲子的末日系列。

Nov_13_2022_22_16_03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7_997539ba6btype_jpeg_size_.jpeg

這系列末日產品,用的材料更厲害了——為阿波羅計劃研發的防火材料。

1967 年,阿波羅 1 號的三名太空員因機艙起火而喪生,隨即 NASA 請來 Marvel 博士開發高度阻燃紡織材料 PBI。

Nov_13_2022_22_16_04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0_2959bf561etype_jpeg_size_.jpeg
▲ 圖片來自:IMDB

穿上 PBI 製成的末日服裝,無需懼怕熔岩、烈火和化學物侵蝕。Vollebak 稱其為連僵屍都害怕的衣服。

Nov_13_2022_22_16_04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_cba7df1036type_jpeg_size_.jpeg

今年 2 月首度推出的長款末日夾克擁有 23 個口袋,而且內側口袋都用上隱形拉鍊,視覺上可以說是完全隱形,隱蔽性十足。

Nov_13_2022_22_16_04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_0f0a6f1757type_jpeg_size_.jpeg

口袋光用來收納?可別小看末日夾克了,所有口袋都可以打開塞進枕頭、羽毛、棉花等填充物,將衣服變成軟乎乎的安全睡袋。

Nov_13_2022_22_16_04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4_37b377930etype_jpeg_size_.jpeg

卡其色的外觀也是極具考量的——不會顯髒,而且很容易與遭到破壞的景觀融為一體。變色龍到了末日景觀下,恐怕也比不過穿上末日夾克的你。

Nov_13_2022_22_16_04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2_51e9ea9014type_jpeg_size.jpeg

效果驚人的同時,價格也非常驚人—— 1295 美元。

Nov_13_2022_22_16_05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041_gif.gif

覺得這件長款夾克笨重?剛剛在 10 月上架的短款末日夾克以稍低的售價—— 795 美元提供另一個選擇。

Nov_13_2022_22_16_05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5_59ce92d5f4type_jpeg_size.jpeg

兩件疊穿,再配上同系列的褲子(即將上架),是不是就可以化身末日戰士,無懼行星撞擊、火山爆發引發的極端氣候,再跟僵屍幹上一架?

Nov_13_2022_22_16_05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4_152047a2batype_jpeg_size.jpeg

口口聲聲要用科技為未來做衣服的 Vollebak,還在官網發話要做有超能力的衣服。

在接下來的 10 到 100 年裡,衣服將用來增強我們的力量和感官。它們將幫助我們變得更迅捷、更聰明、更長壽。—— Vollebak

Nov_13_2022_22_16_06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064_gif.gif
「時裝界的馬斯克」

Vollebak 的創始人是一對雙胞胎兄弟,被金融時報比作「時裝界的馬斯克」。

頭髮較為蓬鬆的這位是 Nick Tidball,在倫敦大學主修建築專業,是 Vollebak 的設計總監。

Nov_13_2022_22_16_06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_15bf6610f3type_jpeg_size_.jpeg

更為嚴肅的另一位是 Steve Tidball,被 Nick 吐槽是「糟糕設計師」的他,卻是藝術史專業出身,擔任 Vollebak 的首席執行長。

Nov_13_2022_22_16_06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2_de0af4b1f5type_jpeg_size.jpeg

長著相似的他們,性格卻南轅北轍。用他們自己的話來說,Steve 在說話之前會思考,而 Nick 不會。性格互補的他們恰好成了 Vollebak 重要的左右腦。讓他們能夠做出如此特立獨行的戶外品牌,得益於他們另外兩個身份——極限運動愛好者和前廣告人。

Nov_13_2022_22_16_06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2_846bf2a68etype_jpeg_size.jpeg
▲ 圖片來自:Country & Town House

Nick 和 Steve 如今 43 歲,但將時間倒回到 30 歲之前,他們都還是廣告行業的打工人。下班之後,害怕生活不夠充實的他們,搖身一變為極限運動愛好者,年紀輕輕到鬼門關門前轉了好幾回。

Nov_13_2022_22_16_06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9_adaced0932type_jpeg_size_.jpeg
▲ 圖片來自:Apex Running

最瘋狂的一次冒險是 7 天時間的超級馬拉松,運動量等同於兩次攀登聖母峰。

在極度高溫的納米比沙漠馬拉松比賽中,他們的神經系統遭到了重創——明明環境很熱,身體卻給了極度寒冷的反饋。停賽 6 小時後,他們在晚上還繼續參加兩場馬拉松比賽,無法負荷的身體出現了種種幻覺。

Nov_13_2022_22_16_06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0_a7afb11544type_jpeg_size_.jpeg
▲ 圖片來自:Redbull

劫後餘生之後,他們想到的卻是——為什麼沒有一件衣服來解決問題?他們也同時發現,能買到的戶外衣服在極限運動之後往往有很多破損,因此常常被扔進火裡面燒掉。如果沒有這樣的衣服,為什麼他們不可以做一件出來?不管能不能賣,但至少他們可以穿上來繼續自己的冒險。

Nov_13_2022_22_16_07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6_08468b9870type_jpeg_size.jpeg
▲ 圖片來自:COACH Magazine

2015 年發生一件事,讓這對雙胞胎有了創業的心。

當時他們在創意廣告公司 TBWA 任職,這家公司為麥當勞、adidas 等大牌服務。這一次,Tidball 兄弟接到 Airbnb 的項目,做出特色民宿——「浮動房屋」。

Nov_13_2022_22_16_07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0_66135b5a8ctype_jpeg_size.jpeg
▲「浮動房屋」 圖片來自:Airbnb

Nov_13_2022_22_16_07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2_98c4cb78d9type_jpeg_size_.jpeg
▲「浮動房屋」講解影片中的 Steve Tidball 圖片來自:YouTube @Airbnb

在項目過程中,Tidball 兄弟接觸了 Airbnb 的三位創始人,一改過去對創業者的印象。

企業實際上是由有遠見的人構想出來的。—— Nick Tidball

因此在 2015 年,Tidball 兄弟炒了老闆魷魚,出來創立 Vollebak。

Nov_13_2022_22_16_07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4_a0ebd32ef4type_jpeg_size.jpeg

用做廣告的思路做衣服,廣告人做衣服可行嗎?

說起廣告,我們想到的是效果差強人意的的產品,被廣告人賦予「包裝」推到大眾面前。設計師講的那些聽不懂的話,經過改頭換面也會變成一個個吸引我們掏腰包的賣點。但廣告終還是廣告,到手後還得拼產品實力。

Nov_13_2022_22_16_07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3_076cc6460atype_jpeg_size_.jpeg
Nov_13_2022_22_16_07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1_951afb9770type_jpeg_size.jpeg
▲ Tidball 兄弟給 adidas 設計的 Jump Store

曾為廣告人的 Tidball 兄弟又一次提出了爆炸性的想法——如果每件衣服都像廣告一樣起作用呢?

Vollebak 的每件產品,都有一個連小孩都能聽懂的故事。我們判斷很多事情的標準是「我可以向我的孩子解釋清楚嗎」。—— Nick Tidball

Nov_13_2022_22_16_07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7_e0c39a7dcatype_jpeg_size_.jpeg
▲ Vollebak 工作室

就連每件產品的名字,都非常通俗易懂。產品會以它的特質和作用命名。「時尚圈黑話」如牛角包、法棍包、馬鞍包,在 Vollebak 都不可能存在。翻開 Vollebak 的產品列表,會看到「100 年運動褲」、「垃圾手錶」、「全金屬夾克」這些名字。

Nov_13_2022_22_16_07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8_6a560965d6type_jpeg_size_.jpeg

即使是上榜《時代》雜誌 2020 年最佳發明的可以抗擊病毒的外套,也僅僅被稱為「全金屬夾克」。

Nov_13_2022_22_16_08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_3c3de37155type_jpeg_size_.jpeg
▲「全金屬夾克」圖片來自:Redbull

Nov_13_2022_22_16_08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108_gif.gif
▲ 圖片來自:Instagram @vollebak

產品描述也是惜字如金,即便有再多厲害功能。

世界上第一件可以儲能和發光的太陽能夾克,這是多麼超前的發明——將可穿戴設備從眼鏡、手錶這些載體轉移到服裝本身,吸收太陽能轉化為電能,並在黑暗的地方發光,同時獲得《時代》雜誌的最佳發明和 WIRED 的年度運動裝備。

到了 Vollebak 的產品頁面,依然要被壓縮成最實用的描述——「可以在上面寫」、「可以在上面畫畫」和「可以穿著跑步」。

Nov_13_2022_22_16_09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057-1_gif.gif
Nov_13_2022_22_16_09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9_31e7434f92type_jpeg_size_.jpeg

廣告經常會出現產品測試的畫面,以強調產品的厲害之處。

廣告人出身的 Tidball 兄弟更是將這套本事發揮得淋灕盡致。參觀研發工廠時候,必然要搞搞破壞——潑水、放火不盡興,還要撕東西。

Nov_13_2022_22_16_10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056-1_gif.gif

這免不了要被專家們阻攔,但專家說不行的事情,反倒燃起了他們發明的熱情。

當專家對我們的建議說不時,我會感興趣,這意味著他們以前沒有做過這些事情。—— Nick Tidball

這經常發生在選材料時,恰恰材料是 Vollebak 出奇制勝的關鍵。

Nov_13_2022_22_16_10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110_gif.gif
▲ 被 Vollebak 用來做服裝的藻類

每每被問到如何創新,Steve 都會說,他們並沒有創造任何新東西,這些都是以前用過的材料,只是沒有用在衣服上。他們喜歡人們告訴他們不可能用這些材料製作服裝。他們享受證明反對者錯誤的挑戰。

Nov_13_2022_22_16_11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7_0356efe388type_jpeg_size_.jpeg
▲ 用廢棄消防服和防彈服做的「垃圾毛衣」

Nov_13_2022_22_16_11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107_gif.gif
▲ 由比鋼強 15 倍的材料製成的「堅不可摧的羽絨服」. 圖片來自:The Manual

Nick 的建築師基因,也讓他堅信世界上所有的材料都可以做衣服,例如「陶瓷連帽衫」採用噴氣發動機和導彈上的材料。

Nov_13_2022_22_16_12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070-2_gif.gif

2010 年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石墨烯,過去用於半導體等高科技領域,但 Vollebak 卻用它來做衣服,利用快速吸收熱能的特性使穿著者暖和起來。

Nov_13_2022_22_16_12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4_1176080bf2type_jpeg_size_.jpeg
▲ 石墨烯材料

Nov_13_2022_22_16_12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063_gif.gif
▲ 兩面可穿的「石墨烯夾克」

最近石墨烯又被 Vollebak 拿來研發隱形鬥篷了,編程後的石墨烯貼片可以讓衣服在紅外線前隱形。

Nov_13_2022_22_16_13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2_66f465b47ctype_jpeg_size.jpeg
Nov_13_2022_22_16_13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067-3_gif.gif

廣告人給自己的服裝打廣告,捨得花錢同時做法特別。最近 Vollebak 花了 100,000 美元做廣告,但這筆錢沒有給任何廣告商和任何平台,而是給自己的忠實粉絲。



原來,Vollebak 在 10 月 12 日將一個裝有 100,000 美元衣服的大箱子扔到了某個地方,以 3 分鐘影片開啓 48 小時的尋寶大賽。

Nov_13_2022_22_16_14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058_gif.gif
Nov_13_2022_22_16_14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6_62b26fa46etype_jpeg_size.jpeg

最終,策略顧問 Nicholas Ning 憑著植物、車輛、路標等細節找到這個大寶藏。

Nov_13_2022_22_16_15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4_d85fa6d9e1type_jpeg_size_.jpeg
▲ 尋寶過程 圖片來自:Twitter @nicholaskning

Vollebak 正在應對一個世紀後將面臨的挑戰——氣候環境都會發生變化。如果我們知道天氣惡化並且疾病傳播,那麼讓我們為這些事情設計。世界並不缺另一件防水夾克或白色 T 恤。—— Steve Tidball

Nov_13_2022_22_16_15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0_9d8fb36335type_jpeg_size_.jpeg
▲ Vollebak 的終極折扣卡

用《Esquire》雜誌的話來說,Vollebak 的目標是為戶外服裝做特斯拉為汽車做的事情,利用科學、智慧和想像力創造出無人能想到的產品。

Nov_13_2022_22_16_15_https___web_popo8_com_202211_13_10_064723cbd3type_jpeg_size.jpeg
▲ 圖片來自:Techunter Magazine

時髦的服裝會有很多人前僕後繼來設計,但面向未來的服裝同樣也需要像 Vollebak 這樣的品牌來搞搞事情。


Nov_13_2022_22_16_14_https___s3_ifanr_com_wp-content_uploads_2022_10_068_gif.gif

已有(1)人回文

切換到指定樓層
urecis749 發表於 2022-11-15 14:35
看到價錢...我還是穿普通的外套就好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